首页

快穿:我就是要怼主角交界处

小白点头如捣蒜。

它也是意外发现的,当时它嘴馋,打算躲在树底下逮一只雀儿吃,没想到正好看到一只毛鼠在它眼前凭空出现。

它当时正对着树上的鸟流口,一个不提防就被突然钻出来的毛鼠吓了一跳。

都还没来得及伸手,就见那毛鼠滋溜一下又缩了回去,只留下一个半米高的树窟窿。

小白连鸟都不抓了,立马奔回来跟白墨汇报情况。

白墨听闻后连忙跟陆墨白打声招呼,又扯着晏华去请了假,匆匆赶去树窟窿。

果然如猜测一般,这树窟窿是连通两个世界的甬道,凡是靠近它的东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白墨二人只踟躇片刻便扎了进去。

甬道里的世界一片黑暗,又安静的不可思议,仿佛人的五感都被剥夺了,白墨刚想张嘴喊晏华,就感受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,等她再恢复意识的时候,身边早就没了晏华的身影。

到是小白因为被白墨揣在口袋里的原因,一直没和她分开。

脚下是一片湿润的砂石,连墙壁上都能到**的珠,白墨闭眼听了听,不远处有流的声音,再回头看一眼明显散发特殊波动的墙面,她已经等了好一会了,估计晏华是不会从这出现了。

“啊!久违的世界啊!蓬究的灵气啊!小爷我终于回来了!”小白一脸陶醉的扒住白墨的鞋尖,发出幸福的喟叹。

白墨换了身仙气飘飘的衣裳,随手掸了掸衣角,来到这个世界不过一刻钟,她就感受到了灵气带来的好处。

丹田处传来饱胀的感觉,白墨打坐内视,发现悬在丹田的金丹隐隐有了裂痕。

就她修为这事,她曾和陆墨白探讨过,想来是因为陆墨白的突然离世,白墨重新拥有了自己的身体,连带着接收了这具身体的修为。

陆墨白被杀的时候已经有了分神期的修为,只是因为去到一个没有灵气的世界而迫不得已压制了修为。

如今回到这片大陆,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了。

这是一个相当隐蔽的溶洞,丝丝缕缕的光线连面都无法照,白墨黑往外走了半小时,才找到出去的路。

那是一条暗河,黑黢黢的河不起一丝波澜,却让人无法忽视面下暗藏的凶险。

“河底应该镇压着凶兽,我能察觉到它的存在。”小白凑到边伸鼻子嗅了嗅,不复之前的轻松。

白墨:“你打不过它吗?”

小白:“哼,怎么可能,小爷我全盛的时候一拳打它十个!”

白墨蹲下身:“哦?那么你现在跟全盛时期比,如何?”

小白罕见的忸怩起来。支支吾吾道:“那……那还是有点差距的。”

白墨继续问:“也就是说,你现在打不过它喽?”

小白恼羞成怒:“还不是因为小爷才刚回来!再说了,小爷还是个没成年的崽呢!让小孩子去跟大人打,羞不羞!”

白墨毫不在意的捏着它后背的软皮将它提了起来:“呦,还是个崽呢,听说小狐狸崽的特别嫩,正好我有些饿了。”